财经-QIQIZI.COM域名出售

我们为啥要听瑞·达利欧说话?

2022-06-30 00:00:00

作者|洪雨晗

世界秩序,大国兴衰,资本主义,经济周期。

原则。

看看他的这些书名和文章标题里最喜欢的名词,就知道瑞·达利欧是个希望成为“教父”那样角色的人。

不过今天的他比任何华尔街“old money”都更主动的频繁出现在公众,尤其中国公众的视野里,又让他有时候更像一个话痨。

最近几年,你在微博上,公众号里,机场书店的第一排陈列架上,总能看到他的名字,今天他甚至开始频繁出现在抖音和b站上,做直播,被做成语录短视频,和被年轻人转发着那几个经典的试图解释经济运行规律的简单动画。

这些都让瑞·达利欧乍看上去像是年轻一些的巴菲特和芒格那样的角色。然而实际上又并非如此。

今天巴菲特的故事仍然是个一直赢下去的故事,但在达利欧的第一本《原则》里,他用最显眼的开篇,讲述了自己是怎样在经济周期里失败的。他的失败甚至还是个现在进行时,就在这两年达利欧不停和各种中国财经KOL对话的同时,他的桥水基金则因为2020年的亏损而被嘲笑“跌落神坛”。

一次因为预言并下注了一场没按时到来的萧条(1982年,墨西哥债务违约,达利欧判断美联储的应对救市不会成功,经济崩溃在所难免,但事实上美国却开始了18年的无通胀增长期,达利欧回到原点),另一次又因为低估疫情冲击,在2020年就押注股市上涨和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最终搞得要到微博上特意向中国观众承诺:我没崩溃,一切安好。

他显然没有巴菲特们那么高高在上,在疫情前,达利欧就开始频繁出席中国各类民间机构的商业活动。走到哪儿都带着他的书,让这一切都像极了一场场走穴。巴菲特就不会给人机会怀疑他天天在线上从沈南鹏对话到吴晓波是为了多卖几本新书。

不过也正是这样,让达利欧显得珍贵:

在一个所有秩序都变得混乱的年代,一个失败过的却还愿意不停说的人,还挺难能可贵的。在一个人们普遍焦虑的时期,听听曾经也一败涂地,甚至还在时不时一败涂地的人说一些鸡汤,是有必要的。

图源:达利欧对话沈南鹏视频截图

达利欧作为二级市场的投资人,资产配置分布全球,需要考量不同经济体的地缘政治、货币政策、经济周期乃至探究世界和经济的运行规律和原则,相比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者其拥有更宏观的视角。

达利欧在其新作《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中,讲述了其考察世界主要经济体过去500年财富和权力重大变化背后的出现的模式和因果关系,他认为这些变化互相关联的历史事件背后存在一些普遍适用的规律和原则,人们可以通过学习和掌握这些变化的典型模式、周期和因果关系来在一定程度上推断未来。

基辛格曾说:“瑞·达利欧有一种特殊才能,善于发现我们时代的关键问题。” 达利欧认识到经济规律和周期的重要性也是其从青年时期的一次“认知错误”开始的。

1971年8月15日,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国不再遵守美元可以自由兑换黄金的承诺,“让美元自由浮动”,在此之前,二战后的美国占有了全球约60%的黄金,美国有足够的黄金储备来充当世界货币,因此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和黄金挂钩,其它国家货币则与美元挂钩,随着战后美元的疯狂增发,致使其储蓄货币依据严重不足,美元贬值、美元与黄金的脱钩也成为了必然。

当时的达利欧认为,第二天股市会因为这个不好的消息而暴跌,出乎意料的是,股市并没有下跌,反而上涨了约4%,这让达利欧大为震惊,为了搞清楚为何股市会大涨,达利欧研究了过去货币贬值的历史,发现美元贬值和接下来的股市大涨在历史中都发生过,这其中符合逻辑的因果关系让事态的发展成为了必然。

这只是一个开始,达利欧在经历了多次这种痛苦的突发事件后,发现各种相似的历史情形在不断重演,几乎所有事情都以一定的因果关系在不断发生。达利欧认识到很有必要了解过去100年来所有大国经历过的所有重大经济和市场变动。

“我们每个人都只能经历历史的一小部分。我们就像蚂蚁一样,在短暂的一生中全神贯注于搬运面包屑,却无暇拓宽视界,发现事物发展的宏观规律和周期。一旦遇到没有经历过的重大事件,认知的局限就会暴露出来。大多数人对这样的重大事件的到来往往措手不及,因此往往会遭受重大的损失。”

因此,当人们正在经历自身从未预见过却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时,达利欧总结了一套“大周期理论”来了解和分析事件背后的三大因素。首先是长期债务和资本市场周期,短期债务周期通常在8年左右,6-10个短期债务周期构成了一个持续50-100年的长期债务周期,长期债务和资本市场周期则是大周期里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其次是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一个国家从其新秩序、新的领导层巩固权力到政府官僚机制和资源配置体系逐步建立和完善,国家出现和平与繁荣,接着政府支出和债务严重,贫富差距和政治分歧扩大,演变到财政状况糟糕,冲突激烈,最后,当小部分人控制了绝大部分财富和权力,国家扩张过度陷入困难,最贫困最无权力的群体遭受重创,那么革命/内战出现,新的秩序和周期将重启,这六个阶段的演化需要大概100年。达利欧认为如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不少国家处于财政状况糟糕,冲突激烈的第五阶段,而中国仍处于上升态势的和平与繁荣的第三阶段。

第三个周期是外部秩序和混乱周期。外部秩序的冲突可以简单理解为国家间为了财富、权力和意识形态来进行的争夺,达利欧将国家间的斗争分为五种类别:贸易/经济战、技术战、地缘政治战、资本战和军事战。达利欧认为当世界的主导大国开始衰弱,新兴大国与主导大国旗鼓相当,那么冲突就会开始出现,在达利欧看来苏联只是美国军事上的对手,从来不是重要的经济对手,而中国则在更多方面已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同时,中国正以更快的速度变得强大,在这种趋势下中国将在许多重要方面超越美国。

在数日前达利欧和沈南鹏在抖音进行的一场线上对话(是的,他又对话了)里,达利欧又细化了一次这个分析框架:

“在我50年的投资经历中,我发现了驱动当前形势形成的三大因素,这三件事在历史上多次发生——第一,巨额债务的产生,以及世界各主要储备货币国通过印钞来将债务货币化。第二,因巨大的贫富差距和价值观鸿沟而出现的各国内部冲突,这导致了右翼和左翼的民粹主义,加剧了当前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冲突。第三,大国竞争,一方是美国主导的始于1945年的世界秩序,另一方是中国和其他强国的崛起,这些强国与美国分庭抗礼。”

达利欧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中国的看多者,在这次谈话中,他一如既往赞赏中国的成就。

“中国人总是很聪明,有着不像发展中国家民众的心态。”他说。“自我首次来中国以来,中国的人均收入提高了26倍,人均寿命提高了10年,贫困率从88%降到了1%以下。我认为这是有史以来发生过的最大规模的经济进化,13亿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但我认为有些遗憾的是,没有目睹这一切的年轻人,也许尚未能完全领悟这场巨变的意义,中国为实现这一切付出了很多努力。这就是我看到的情况。”

而且,当沈南鹏谈到中国的优秀科技公司和美国欧洲的优秀公司都有共同特征时,达利欧表示:“我们两国公司文化的构建、投资的选择、处理永恒普适规则和本地情况的方式,都是相似的。”

这也许也是他认为自己能够比其他人更懂中国市场投资的重要原因。

图源:World Economic Forum 官网

“历史的意义在于,知道事情过去的变化状况后,我就可以考虑类似的事情在未来发生的可能性。与不知情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知道了这一点,我就不断寻找类似事情再次发生的征兆。有了这些征兆,即使是不完美的预测,我也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而不是像悠然无事一样,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或毫无准备。”

他的这些话开始让更多人感同身受。达利欧应该还会继续不停出现在各种抖音对话里,可能也会有更多人开始认真听他说话——在今天的世界,相比一个人生赢家导师,人们更需要一个可爱的话痨。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